美國為什么沒有985或211大學?

2014年11月17日10:19   教育專欄  作者:王青  

  網上逐漸傳出新聞,國家已低調廢除985和211高校,新一輪的撥款目前都沒有下發。從各方的反應來看,雖然這個傳聞還沒有得到官方證實,但是無風不起浪是肯定的。而且就算是985和211工程繼續執行,有關方面對于高校改革的反思顯然已經在進行了。

  借助他山之石的視角,我們來看一看是不是有必要廢除985和211工程,或是說,高校改革應該向哪個方向走。把目光轉向我熟悉的美國,在大家反復談論美國的教育如何如何之際,有沒有注意到一個細節,就是從來沒有人提到過美國的“重點大學”,美國所有的只是私立大學和公立/州立大學的分別而已。因為公立大學依靠政府撥款,在經費劃撥和監管方面跟中國的大學才具有可對比性。不過有意思的是,即使在對比公立大學的時候,還是要時時把美國的私立大學扯進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才能夠看得清楚。

  美國的傳統是私立大學,由個人或團體出資興辦,運行基本依賴于收來的學費。州立大學是后來興起的,比如我的母校UCLA(洛杉磯加州大學)是在1919年成立的,那才不過是中國的“五四運動”的時代,跟哈佛(創辦于1636年)近4百年的歷史根本沒法比,F在,美國的每一個州,至少有一套州立大學系統,而加州不但有舉世聞名的加州大學系統(10所UC),還另外有一套加州州立大學系統(23所CSU),以及全美國在效仿的社區大學系統。美國的聯邦政府也有若干大學,主要是軍事學院,向為國效力的軍人、退伍軍人、打算參軍的人和他們的家屬服務的。

  政府出錢辦大學,首要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們國人習慣了大中小學[微博]都是政府在辦,可能根本就不會去想這個問題。答案竟然簡單得出奇,就是要讓符合大學入學條件、而又付不起學費的孩子有一個上大學的機會!加州大學系統(UC),就有7萬5千名學生來自低收入家庭,這個數字是美國最高的,而且全部加大有一半的學生完全不付學費。就學術要求而言,UC的入學要求,是加州高中生最優秀的前八分之一,加州州立則是第二個八分之一,如果再加上沒有入學門坎、學費比加大還要低很多的社區大學,有一個問題應該不需要多說了,就是為什么有這么多關于美國的負面報道,卻從來沒有聽說過哪一個美國孩子因為貧困而不能上大學的。其實,幫助社會里的大多數人、或是需要幫助的群體,這才是政府應該做的事情。

  既然開門辦學,就希望把學校辦好,這樣才能吸引優秀學生、學校的聲譽和水平才能上去。加州大學在這個問題上,采用的是集中資金火力的策略。比財力,私立學校怎么都比不過政府的。于是加大把錢投在最昂貴的方面,就是科研。所以憑著加大這短短的歷史,已經先后有50多名諾貝爾獲獎者了。這樣的實力,誰也不會小看。所以這些關鍵的UC,現在排名都很靠前。

  反觀中國大學的資金投入,國家是有一個美好愿望,就是希望重點投入,讓985和211這樣的學校能夠脫穎而出?墒,這里缺乏了一個關鍵的前提,就是我們的大學系統本身是沒有競爭的,不存在生存危機。985和211跟過去的委屬、部屬重點大學的性質一樣,就是大鍋飯體制的產物,反正是國家單位,等著撥款就好了。就生源而言,反正是基于高考[微博]分數去“切”學生,越是重點、越得到投資,就越能吸引考生。這樣沒有競爭和生存意識的狀態,自然會制約學校的發展。國家在反思這個情況,在考慮資金的重新安排,但是卻沒有想到任何治標不治本的做法,不過是新瓶裝舊酒,不會有多大起色的。

  美國的州立大學面臨競爭,所以就有2個部門是中國的大學完全沒有的:商業運行和市場推廣。為什么要有商業運行部門(business department)呢,就是要決定怎么花錢,要報預算,要根據經費數額決定做哪些事情、不做哪些。比如,州立大學也收一些學費,而這些學費主要的用途是給貧困學生發資助了,在過去幾年財政緊張的情況下,商業運行部門就會特別對學校提出,要多招全額付學費的學生。道理很簡單,如果招來的學生需要資助,學!皟簟笔杖刖蜏p少了。商業部門就是看錢,其他的決定權才在行政。而在中國,商業運行這一塊總是和行政攪在一起的,錢的事情自然就被權力制約了,所以錢花不出效率來。

  至于市場推廣就更重要了,這就是生存和競爭的關鍵所在。這一點,政府又是在用經費的宏觀杠桿在管理學校。美國最初是學生只要出很少的學費就可以上州立,市場部就是要去和那些歷史悠久的私立學校競爭。那時,政府的撥款是按人頭給的,招來的學生越多,學校獲得的撥款就越多。慢慢地美國開始推一個平權法案,就是學校的人種比例一個和當地人口比例一致,否則一些專門的經費就不能得到。這樣,就會出現學校拼命去搶拉丁裔和非洲裔的好學生,因為他們夠條件的不多。而亞裔呢,現在加大的亞裔在往40%走,而人口中的亞裔比例才10%左右,這樣美國被迫放棄了大學入學的平權法案,而很多不明情況亞裔,還在喊受歧視了呢。至于到了最近,美國財政吃緊,對大學的撥款要和學生表現聯系起來,畢業率、按時畢業率、受處分的比例等都換算成撥款系數,這樣做市場推廣和招生的部門就更辛苦了,還必須得招“好學生”才能確保學校的經費到位。

  就在寫這一篇文章的今天,加州州立的北嶺校園爆發了抗議,抗議最近提出的加大和加州州立學費上漲的一個提案。州立大學經費不夠了,唯一能打的主意就是學費了。反正有私立大學在做對比,目前像伯克利和UCLA這樣一流的加大,本州居民一年的學費才1萬3左右,對照同在加州的南加大USC(一年4萬7)和斯坦福(一年4萬4),加大還是有很大的“漲價”空間的。其實,中國的大學在經費改革方面,多收一些學費也是有益的。不要急著罵人,任何人或家庭交學費只是短暫的幾年,而納稅卻是一輩子的事情。打破大鍋飯,不但學生更珍惜上學的機會,廣大納稅人實際上還省了錢了。

  所以,不論985和211是否延續,也不論有關教育不平等的批評怎么說,政府對于高校的經費管理,更應該是杠桿式的,也更應該去照顧經濟上需要援助的貧困學生。大學要有自主權,更應該有生存危機,要打破就是上面撥款、下面學生拼考試分數的不上進現狀。而中國教育的改革,最大的癥結還就是在高考。高考這個“八股”式的人才遴選制度,是高校吃大鍋飯的基礎。這個萬惡的制度不從根本改變,經費怎么劃撥,都是換湯不換藥,反正各個學校都不會有生存危機,就是等著上面撥錢好了。撥得不夠,還可以去鬧、去叫,有時候地方政府還會出來補貼。

  治本,才是關鍵。中國的高校需要的是生存競爭。

 。暶鳎罕疚膬H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文章關鍵詞: 美國 985高校 211高校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關閉

推薦閱讀

熱文排行

一本加勒比HEZYO东京热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