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媽口述:這輩子被孩子給毀了?

2014年11月17日11:04   教育專欄  作者:張勤  

  二寶出生后的一年時間里,我的夜生活都是這樣的:在一片混亂中把兩個孩子哄睡著,然后在寂靜的夜里聽著身旁此起彼伏的呼吸聲,打開微博微信,看老同學滿世界旅游,看同事們分享的APEC焰火表演,從照片里努力體會他們所謂的壯觀;看同事們討論雙十一的血拼或者剁手計劃。

  盡管我平時也不是集體活動的熱衷者,人多的地方基本不去,但是,沒有孩子以前,我對時間有支配的可能,可以自由地選擇去哪里,參加什么活動?墒,有了孩子,尤其是有了二寶以后,我被迫交出了人生自由。

  對孩子,我是個不能或缺的參與者,對外面精彩的世界,我只是個看客,是個旁觀者。參與集體活動的方式大多數時候僅僅是圍觀和點贊。

  目測至少三年內這種情況無法改善。由于衡量得失的尺度不同,所以很難說哪種生活方式更好,只要選擇了就只能走下去。

  記得當時生大寶時由于有妊娠糖尿病和近視,醫生讓我選擇是順產還是剖腹產,我很茫然地問她:如果選擇順產,沒有成功的話中途還可以反悔選擇剖嗎?醫生說:一旦宮縮發動便不能中止,你就只能往順產那努力了,中途是否剖的選擇權在醫生。

  順產時被宮縮折騰了十六七個小時,宮縮真的是一旦發動便不能中止,那種疼經歷了十幾個小時后,宮口終于開到七指,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現在每當遇到很痛苦、很疲勞,又不能停止的事情時,我都不自覺地想起一旦發動不能中止的宮縮陣痛。

  令人難過的是,開到七指時宮口就不再響應宮縮的陣痛了,四個小時以后,醫生替我選擇了剖腹產。

  你看,努力也可能換來失敗,但是,每一種選擇之后,都是長長的豐富的經歷。

  看到我時常因為帶孩子而處于狼狽狀態,生活的半徑最遠從家延伸到公司,拒絕任何邀請,無法參加任何活動,以前的摯友搖頭感嘆:這輩子你算是被孩子給毀了。

  且慢,“這輩子”三個字限定的太可怕了,其實哪有那么恐怖,帶孩子很苦很累的階段充其量和宮縮相似,不能中止,但總有停止的時候。對于人生那么長來講,宮縮只是很短暫的一段經歷,更何況,比起忍受宮縮的單兵作戰,帶孩子還有寶爸和姥姥姥爺參與,我想喘口氣時大可以休息。

  熬過三年,孩子長大了,劈柴、喂馬、周游世界的日子又回來了,而且,比自己孤單旅行更有趣的是,旅行的隊伍里有父母,還有兒女。

 。暶鳎罕疚膬H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文章關鍵詞: 二胎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關閉

推薦閱讀

熱文排行

一本加勒比HEZYO东京热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