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在不確定的時代用確定的心態做事情

2018年07月24日11:59  教育專欄     我有話說
(6月30日,在第三屆康奈爾北京峰會上的演講。)(6月30日,在第三屆康奈爾北京峰會上的演講。)

  各位同學們、朋友們,大家上午好!康奈爾北京峰會已經辦到第三屆,辦得越來越好。我本來今天是有出差任務的,后來組委會的人跟我聯系好幾次,我覺得同學們這種熱情是不能隨便辜負的,所以決定還是要來一下。

  其實,現在的年輕人比我們那個時候要有更多優勢。比如我們這一代是在艱苦環境下長大的,但我們也很幸運,從“沒有希望”走向了“越來越有希望”的年代,從一個貧困國家走向了一個富裕國家。

  未來,尤其中國未來30年,更多是靠在座的各位年輕人,你們比我們這一代更加沒有負擔,沒有被太多的理論和觀念束縛。你們大多是90后,從長相上都顯得比我們更加自信和好看,你們臉上的青春氣息撲面而來。

  但是我們還在起著更大的作用,我們經歷了改革開放40年的起起伏伏,有很多人生經驗,雖然有些經驗在未來不一定管用,但大多數還是管用的,因為錢永遠是不過時的。

  在座的不少年輕人都在創業,創業就需要投資,所以我們這一代人在把自己的事業完成以后,不少人進入了投資領域。在投資領域中遇到很多好的項目,年輕人的好項目,我們一般還是愿意出手的。

  剛才進來的時候外面有一個新東方的展臺,有一個項目——把海外留學生請到中國最好的創業和企業平臺上,并且精心給這些孩子做好創業和就業的準備。我們希望不光是把孩子送出去,還要把孩子們請回來。

  我覺得我的思想還算比較先進的——1995年的時候,我對新東方提出的口號叫“出國留學的橋梁,歸國創業的彩虹”。我覺得創業這件事情特別好玩兒,因為天天可以點錢,這個感覺特別好。

  我希望自己喊的口號和做的事情盡可能是一套,但是發現挺難的,因為口號喊出來比較容易,但是真正地知行合一,像陶行知說的那樣,是比較難的。

  但是,在一件事情上我做到了——我喊了“出國留學的橋梁,歸國創業的彩虹”以后,我把當時新東方收入7000萬的移民業務砍掉了。為什么呢?因為移民意味著他出去以后不回來了,所以還是希望讓留學生盡量回來。當時咱們中國留學生,100個能回來10個就了不起了;但是我堅持做下去就是因為當時鄧小平的一句話,我們讓西方世界給我們培養真正的高精尖科技人才,哪怕出去10個只回來1個,我們就賺了。

  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我認為至少有一半留學生未來一定會回到國內尋找他們的發展機會,為中國發展做貢獻。實際上,我們的留學生歸國率已經達到60%以上,更年輕一代已經達到70%-80%??的螤柕姆鍟奸_到北京了,不在康奈爾開,這也很可以說明問題。

  我們在座的有些是康奈爾大學的,有些是比康奈爾要好的大學的,大部分可能是美國的一般大學或者英國大學的;以大學為驕傲沒錯,到今天為止,我還是以北京大學為驕傲,但人一輩子最重要的不是畢業于哪所大學,不管有沒有上好的大學,最重要的是你在一生中接受的良好教育,以及良好的自我教育。

  那么,接下來我想跟在座的年輕人分享五個我個人認為比較重要的觀點:

  永恒的利益

  第一點,說句實話,國家與國家、組織與組織、人與人之間,只有永恒的利益,沒有永恒的友誼。這件事說起來很庸俗,但事實就是這樣,即使夫妻關系,有時候也是互相幫助、互相進步的利益關系。

  永恒的友誼和愛情可能會有,但是愛情和友誼也是和現實相關的,現實中能夠互相進步、互相得到好處、互相有種感覺和情懷才能持續下去;利益是有區分的,有的人堅持一輩子自私自利也是利益,有的人堅持短視的斤斤計較也是利益,但是我們還有國家利益和民族利益,所以到底拿什么利益衡量我們的行為這件事情就特別重要。

  我們不要一談利益就是壞事,其實不是壞事,首先你如何擺平利益,其次如何在利益的糾葛中互相發展,最終是否促進社會和民族的和諧進步,這件事情很重要。

  我覺得新東方現在發展得還不錯,每年仍然以40%的速度在發展;我只想說,實際上新東方到今天為止也是各種利益博弈發展的過程。如果沒有未來更多的利益,怎么能把新東方做大呢?5萬員工愿意在新東方工作,也是有個人利益的,并且新東方的發展跟他們自己的利益也是有關系的。

  為什么有人離開新東方自己出去創業?因為發現了更大的利益和成長空間,任何成長空間都意味著背后有巨大的舞臺。所以利益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什么立場下考慮你個人的利益或國家的利益。就像我們通常講的家國情懷,所謂的情懷,即使我們有個人的私情也可以有國家情懷,你站在更大的利益、更高的高度來考慮事業發展,或者你的創業參與國家建設和世界建設,你抱著家國情懷來思考自己的未來,肯定比你抱著私情和私利思考未來要更加宏大。

  其實很多人都不明白的一件事情是,他以為守著最有利于自己的那個利益、對自己最有好處的時候,其實恰恰失去了未來可以獲得的更大事業和利益。中國有一句話叫做“吃虧是?!?,當你把個人利益忘掉的時候,整個世界就是你的了。

  契約精神

  第二點是契約精神和誠實守信。遵守一個國家和地區的習俗和習慣,這件事情是中國能夠發展也是中國能夠融入世界的前提條件。中國在發展過程中不斷地糾正自己,并積極尋求參與世界規矩,進入WTO到今天為止我們自己在組成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利益關系、利益鏈條以及規矩意識。

  當你知道了對方很明確的規矩以后,如果還知錯犯錯,故意去違反規矩,是不對的。所以新東方上市我認為做得還是相當不錯的,我用了整整一個月研究美國上市公司法案,之后新東方所有行為規矩我都照著那個規范去做。

  所以到2012年一個公司攻擊新東方的時候,我半點恐懼都沒有,因為他們寫的所謂新東方作弊、捏造虛假數據的報告幾乎沒有一頁是真實的。當時我什么都沒干,迅速給新東方所有的管理者和老師們重新建立了期權計劃,最后每個老師都拿到了兩倍以上的期權增長價值。新東方股票價格從剛開始的9塊錢到現在的100塊錢,這就是遵循契約精神的好處。

  有一句話叫做“立足中國看世界,站在世界幫中國”,我們這代人可以立足中國看世界,但你們是有能力和舞臺站在世界幫中國的。中國從一個封閉社會逐步往前發展——去年有一個事情,一個老父親到美國看女兒,見野鴨子在路上走,就逮回來煮給女兒吃,結果美國警察把老父親抓了起來??伤氩煌ㄟ@個怎么會違法呢?現在中國動物保護做得還不夠,熊貓、金絲猴是保護起來了,但是野鴨、野鵝還沒有保護起來。在他眼中自己是沒錯的,但是在美國的規矩里,他是有錯的。后來,他女兒在當地大學都待不下去了,這就是規矩意識不足。

  我們既然想融入世界,就要守世界規矩,這件事情非常重要。

  個體力量

  第三,大家不要低估個體力量對世界的影響。不要想著自己做的事情對這個世界沒有什么意義,所以就順應大勢,能撈點好處就撈點好處,這是不對的。我覺得人活著是獨立意志和獨立思想的表達,盡管獨立意志和獨立思想會受到國家、地域、宗教等影響,但是對于每一個年輕人來說,你堅持思考世界如何變得更好,自己如何在世界變更好的過程中發揮作用,也許對結局沒有影響,但你怎么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不是太平洋中的一只正扇動翅膀的蝴蝶呢?你怎么知道自己說的哪句話、做的哪件事,不會在未來隨著蝴蝶效應影響世界呢?

  昨天我跟另外一個朋友還在探討一件事。因為中國農村小學生大部分是留守兒童,父母不在身邊,留守兒童手里都有一部智能手機,這樣方便父母在外打工時聯系孩子。這本來是好事,但智能手機的壞處就是可以玩很多游戲,這就造成很多留守兒童下課以后不寫作業,每天打游戲,老師管不了,爺爺奶奶也不會管,所以導致農村孩子一年級的時候平均成績每門課70、80分,到小學畢業升中學的時候這些孩子平均成績20、30分;而且打游戲的同學之間還在攀比,花錢買裝備,這成了特別要命的事情。

  昨天我一個朋友說俞老師,我們要做點事情,應該好好想想怎么做。因為新東方每年有幾千萬對農村孩子的扶貧經費,這個經費如何用在孩子的學習上,而不是游戲上,這件事情很重要。也許我們可以從第一個孩子做起,也許我們可以從一個村的孩子做起,也許可以從一個縣的孩子做起,總而言之要“做”!

  也許有人覺得這是國家應該做的事情,比如國家應該讓留守兒童做到不留守、讓教育質量變得更高,但是我們的民間力量也應該參與;不能說我這件事情做了沒用,我就不去做了,如果這樣中國就不會有魯迅,也不會有王小波,也不會有盡管一介平民但是愿意為中國發展、為世界人民幸福做出貢獻的人。

  我特別愿意回憶我們在北大的時候。我在北大的十年,我覺得是北大最好的十年,比今天的北大好多了。因為我們進北大剛好是改革開放以后,各種思想禁錮放開了,同學的經歷比較多樣,有比我們大10歲的、有參過軍、有當過干部、有下過鄉的,還有我這樣什么經歷都沒有的,到北大以后大家一起讀書,真的受到了太多獨立精神、自由思想的熏陶,所以養成了什么東西都愿意提出一點質疑的習慣。

  突破精神

  第四點,相比我們這些“中老年人”,突破精神和進步的能力依然是年輕人成長最重要的要素。突破精神包括三個方面:個性突破、場景突破和見識突破。

  個性突破,就是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個性曲線,比如我的個性是不夠果斷、猶豫不決,這給新東方帶來了無數傷害,后來新東方要繼續發展,就需要我變得更加果斷、更加堅決、更加不怕傷害別人,后來我逐步做到了;如果你不改變,就不可能有未來。

  第二個場景突破也很重要。還說北大——我如果還在北大,今天就是北大的一個普通老師,這是毫無疑問的,我的很多朋友留在北大都是過著安逸生活的北大老師。但是我離開了北大,離開了這樣一個保護傘,出來做新東方,結果就是獨自奔赴生死戰場,這個過程中場景變了,你的一切都在改變。

  你畢業以后回到中國工作,和留在美國工作,都是場景的改變。某個場景不順的時候,最后的方法就是場景改變——這就叫做“樹挪死,人挪活”,就是這個概念。

  還有就是見識突破。人的見識是有高低的,人一輩子有幾個“識”:一個是知識,這個沒有高低之分,是我們識得的;還有膽識,說明你有膽量;還有見識,見識和知識沒有關系,見識很重要,見識的高低是根據你見識到不同的人和經歷有關的。所以像康奈爾北京峰會讓大家互相交朋友、互相探討,通過演講和爭論帶給你見識的提升,類似事情是你未來發展的重要途徑。

  進步就不用說了?,F在光讀書是不能全面進步的,讀書是進步的途徑,但是通過創新和合作也可以保證人的進步,通過旅行也可以保證進步。其實最重要的一個進步,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現在中國人相對來說比較浮躁,所以有一件事情別忘了,就是“深度學習”。深度學習不是機器的深度學習,是人的深度學習,這件事情非常重要。

  大家想一下,真正的科技根基依然掌握在美國人手里,目前有一些言論說把互聯網掐斷,如果美國人真的把互聯網掐斷了,我們中國所有的科技都斷了,這件事情就說明中國還沒有真正靜下心把技術核心掌握在自己手里,這個事情可能需要你們這一代人去完成。

  確定的事

  第五點,在一個幾乎沒有任何確定性的時代,我們依然要做確定的事情。有一件事情一定不會錯——永遠站在思想和科技的前沿,永遠站在世界的角度為中國的發展、為自己、為家庭、為你我做事情。這件事情永遠不會錯、不會變,要變的就是我們的思想,要變的就是我們對高科技的擁抱,這點我相信在座各位一定比我做得好。

  因時間關系我今天就講這些,謝謝大家!

 ?。暶鳎罕疚膬H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關閉

推薦閱讀

熱文排行

一本加勒比HEZYO东京热高清